• Tag:
  • 情绪这个东西,在一天当中的每一个时段都在起伏。

     

    可以在这一秒快乐,也可以在下一秒痛苦。我只想要平静的状态,却总是不能。

     

    然后,看阳光,或者树木。泛着金光的绿色植物,仿佛可以依靠。

     

    它们听懂你的话语,即使不需要说出口,然后用沉默安抚你躁动的情绪,告诉你坚持和隐忍,一切都会有转机。因为它们一直站在那里,无所求的站在那里,所以它们懂宇宙的频率。

     

    和自然的交流,即使在最浮躁的时刻,也是不该停止的事情,如此才会常常温柔。

     

    所以会常常因为这样的感触掉眼泪。没有人,这么沉默又温柔的倾听谁。仿佛在说,没事,真的没事,你从泥土中来,也将回到大气中去,你的灵魂将归往下一个轮回,忘掉前尘浮世,这是暂定的法则,也必然有终止的一刻。

     

    没事的宝贝。

     

    我真的听见它们这么说,用快乐的,温暖又平静的语气。

     

    然后有多久,你忙碌到忘记了谁站在你生命力的每一个路口,用看着所有人的平和眼神也注视着你,用你听不到的声音告诉你它爱你。

     

    唯有自然而已。

    唯有自然而已。

  • Tag:
  •   
       成年以后很多话开始说不出口,好像因为年纪的增长而让矫情变得不被原谅。回想起笔尖在纸张上的幸福时光,我想重新这样对自己喃喃自言。但是语言却不再像从前一样汹涌而出如满水的河床。
       忧伤。使我想起父亲来。会睡得鼾声雷动的父亲却那么轻易的察觉我夜里一切的小动静。只要一点点梦呓就会把他唤到我身边来。
       温暖让人感伤,它比悲痛更有力量。

       从前希望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房间。有粉红色窗帘。有一盆植物。有张柔软的床。清晨能听见鸟鸣,入夜能望见星星。当我终于拥有的时候却必须离开了。只留下念想。也留给父亲母亲的念想。
       黄昏降落我的窗台它很漂亮。半面染了霞光的玻璃上留下植物们温柔的剪影。天上有星出早班。归来的那对大喜鹊好欢快。人间烟火味从妈妈的厨房里和万家的厨房里弥漫开。好像回到小时候。
       我亲爱的小朋友。你总为做不完作业发愁。你总是最讨厌黄昏。它使你很忧伤。你喜欢看鹊鸟归巢,和那些团圆的小美满。你还记得五年级小伙伴家那颗大的无花果树,送给你们那么多惊喜盛不住的礼物。然后暮色四合这一切都将落幕。
       喂。从奶奶家的阳台望出去,法梧披着午后的阳光好温柔。猫咪总是躲得你好远,那时候你对她不柔软。房间里有猫咪毛发的味道和,三叔油画颜料的奢郁。三叔叔不画画了吧,这真让人忧愁。
       你去过好多房间。你记得每一缕光线的角度和触感。它们攀爬过家具和你的手手脚脚并刻入大脑的褶皱。
       比如阳台的墙壁上那些已经不在的粉笔画。和已经不在的壁虎尾巴。
       哎呀呀,叹口气,已经回不来的小忧郁,皱着眉头度过每一个流光溢彩的下午三点半,大人的事都和你无关。皱着你的小眉头,愁着你的小忧愁。
       忧愁什么咧?除了好多的作业。偷偷画美女,美女越来越美,字却越写越烂。
       午后有蝉鸣。夏天有冰淇淋。妈妈做的鲜红草莓冰,很失望,和想象的不一样。
       我亲爱的,你想去海边。你不在意肤色,它绝对没有海水石头贝壳更让人愉悦。阳光穿透海水穿透你薄薄的小肌肤,爸爸说你重得像秤砣。
       我亲爱的,你被小石头爱上,你被樱树爱上,你被下雨天的水洼爱上,却不会被暗恋的男孩子爱上。你隐藏甜蜜的小向往,那是属于你的神秘房间。
       嘿。别只顾着低下头看倒影,你看流云路过你的世界她期待你的一点流连。

       星空甜蜜。云朵安静。世界很轻盈。

       让我溯游洄之,溯洄从之,兀自穿越时光的水流湍急,和我亲爱的你再次轻触手臂。教给我温柔和简单,能重新用心眼去感知自然。光线温度钟表嘀嗒,盛夏大雨哗啦啦,晨雾是什么色彩,风的形状她曾经让你看见,爸爸和你陪着一只蝉蜕变,它飞走了吗?
       嘿,我亲爱的,别掉眼泪。时光无法重来,来不及记住所有的发生。然而,你得到过一树樱花的一生和爱情,你得到过猫咪依偎着你午睡的亲昵,你得到过流浪而过的云朵身披霞衣转瞬即逝的美好,你得到过一场大雨轰然坠地震颤大地的热情,你得到过午后三点睡在妈妈身边的安静。
       嘿,微笑很简单,只要轻扬嘴角,你的眼睛会望穿苍穹,自然会与这样的你分享秘密。只要倾身聆听,风它一直都在细语。
       起身,起身。别被夜晚攻陷。

  • Tag:
  • 做了一期节目,说的是夏天的主题。又想起小时候的事情。
    说起晴空和雨水,说起公路上的麦穗,说起池塘里的蛙,说起午睡和蝉鸣。
    那个时候窗外的老槐树上总是大大小小的知了不停的唱,我总在想它们不累么?总在想什么时候秋天了啊我就可以清净下啦~
    可是很多年后,我来到这样的大都市。我每天听到很多很多的声响。马达,广告,人流,叫卖。我突然很怀念那些消失不见的声音。
    然后有天走在路上,朋友说,听啊路边的树上有蝉鸣哦。呀,我才发现这些最纯粹的声音已经被城市的声响淹没了,也被我自己内心的喧嚣湮没了。
    到底怀念的是过去还是声响已经不清楚。只记得那些夏天的聒噪。那些些夏天独有的安静。


    夏天的秘密耳语
    从少女光洁的额头跌落
    又从农夫的刀锋处滑入麦地
    麦粒丰满辉煌
    我梦见过世的外公

    低头的瞬间
    有颗星自黑暗深处生出气味和声响

    旧时光消弭
    我怀念公路上的丰收
    麦粒上印下车辙
    青空呼应欢愉

    风和远山
    都轻轻起伏 都轻轻睡去
  • Tag:
  • “我的爸爸妈妈叫我去流浪 我一面走一面掉眼泪 流浪到哪里 流浪到台北”
      歌曲一开始充满了风声浪潮和自行车碾过公路的干净声响
      所有的喧嚣忍不住退后

      不是第一次听巴奈 却被忽然打动 这样的夜晚听来叫人忍不住眼泪。
      她的悲观有股力量 包藏着压抑不住呼之欲出的情绪
      从大武山妈妈的怀抱中出走的原住民孩子 流浪在台湾岛的每一方寸之隅
      买这张《泥娃娃》真的就是因为那首泥娃娃  
      小时候爸爸唱给我听就会掉眼泪 巴奈比爸爸唱得更悲伤 更苍凉
      我才知道原来泥娃娃要这么唱 可是现在回头来听巴奈 发觉那首小儿歌只是与她相遇的序曲
      听巴奈的时候 别说话 静止下来 她的歌声会映照进内心
      专辑的内页做的非常好 巴奈在黑暗中的剪影 巴奈的朋友们留下的只言片语 全黑白
      阅读这些即快乐 而当歌声响起所有都将沉淀进虚空
      只剩下我 我的CD机 巴奈浓墨重彩的悲伤
      Panai 巴奈 柯美黛
      她有一些黑色的号召力
    “故乡 永远只在想象之中 找不到自己的部落”

      《泥娃娃》是巴奈在2000年1月1日发行的唯一的一张个人专辑
      在内页里看到写巴奈也喜欢Tracy chapman 并不觉得意外
      她们都是用一把吉他来释放的歌手 走了半辈子的路才流浪到我们跟前来
      用一把好嗓子让我们内伤
      一直觉得台湾是个好有文艺气息的地方 容得下这些人幸福 悲伤 偏执
      陈建年的明媚 胡德夫的从容 巴奈的撕裂
      还有自然卷的清新 苏打绿的冶艳 张悬的凛冽 雷光夏的迷离 ...
      还有那些不为着谁的谁谁 只是想唱歌给谁听的谁谁 不妥协的谁谁

      “如果有一天我变得更复杂 还能不能唱出歌声里那幅画”
      我住在街道上公路边 却仿佛觉得从来没有走到过街道上去
      下午的阳光灿烂 一边开会一边出神 想起来刚刚的梦境 梦见阴郁的老房子
      无来由的为着阳光幸福和惶恐 明天多云 来不及适应灿烂天光 受不了武汉的时阴时晴
      听这样的儿歌不会再掉泪了吧
      但是会心酸 会沉溺 会茫然若失
      人生会有许多始料未及的变故 心态也是 成长成自己不认识的样子 然后接受
      回不去 就只能往前走
      眼观八方 耳听六路 别拒绝会让人心碎的声响 它们在提醒活着的温度

      在阳光温暖的户外听巴奈该多合适 可惜我赶不上。

  • Tag:
  • 又是岁末新年初。
    已经对时间的减法变得淡定,也不会在回头去看过往的时候去唏嘘感慨,那些旧岁的历历在目。
    已经不太记得家乡小镇的冬天的爆竹香气,也不太记得从家里望出去,望见那些大喜鹊的小脚印是多么欢喜,也不太记得北方冬天的青空浮云,或者黄昏,让我心房微颤的静好。
    什么都没变却什么都变了。
    也只不过是短短两年的时间。现在第三年也已经在路上。
    这两年家里发生了无数变故,我一个人窝在武汉,眼不见讨清净,什么都明白也装作什么都不懂,换一时和平,不去想以后。对家族,真的无能为力。
    对外部妥协容易,对自己妥协难。下一个妥协的决定容易,坚持这个决定也容易,不容易的是永远不去怀疑,不去拷问自己。
    有的人一辈子都在受刑。
    会觉得累。觉得内心的支撑在瓦解在粉碎。
    买了很多元宝糖,小时候常常在过年会吃的那种。分给周围的同事们朋友们,看他们欣喜的表情真愉快。然后仍然会觉得落寞。
    越欢喜就越落寞。
    以前我总想不通,为什么盼望了那么久的事情,临到来时却不安远大于欢喜,而变得焦躁忧虑也让朋友们倍感压力。比如盼望爸妈来看我,分别多年的好友的相见,或者去什么地方旅行。
    现在懂了,临来前,永远有足够的时间去幸福着假想的幸福;临来了,就是在减去这些幸福,下一站就是又分别许久了。
    而且幸福真的来了,却不懂用什么表情什么方式告诉他们我很欢喜,很慌乱。
    越欢喜,就越落寞,就越心慌。
    你总想那么多,小孩儿。
    第一年,一个人守年夜,也没觉得怎样,听到远处爆竹声,会觉得自己很了不起。
    第二年,一个人守年夜,觉得很凄凉,听到远处爆竹声,觉得很想哭。
    今年。爸妈过来叔叔阿姨家,我们六个人过年,突然觉得,好像回到从前而已,不该抱太大期望了,不然会很失落很失落的。
    就这样吧。平常心平常心好了。
  • Tag:
  • 其实很困。但是很想说说话。
    总是阶段性的。 聒噪。沉默。幸福。抑郁。
    最近买了好多好多CD。CD机一直随身装。醒着的时候就听可爱的自然卷。睡不着的时候就听马友友。然后发现听力严重下降。
    大学同学小见面。大家都没改变。心潮澎湃可是不知道该怎么传达。就一直傻笑。
    长这么大,今晚第一次觉得一个人的日子有点寂寞,光有电脑已经不足够。是不是应该走入人际圈,给自己找点麻烦和乐子咧?
    有钱就好了。不用担心的使劲刷信用卡买碟子。出来混的,信用卡的,都是要还的。总是自欺欺人的假装忘掉。哎哟,嫉妒有钱人。
    明天去看电影吧?看全民超人。夏天适合幻想片适合喜剧片适合英雄片。夏天叫人没力气。

    KEANE好听吧?其实真想说说他们。可是已经过了想说的阶段。说一点。
    有人说第一张更入耳。《hopes and fears》。第一张的确好听。我却觉得深海之音更有味道。
    有人在下面写nothing serious..有点小不爽。不过这支没有吉他手的乐队对于摇滚迷来说是有争议的。他们的确不够出色。比不过老牌乐队。可是稍微宽容点不行么?
    唉唉。很多朋友。已经不听这么软的了。我还没那个火候。听不了暴力的没旋律的。
    其实先听到的是《深海之音》。我想起大爱的StarSailor。偏爱这种调调。
    后来去理疗。坐公车反复听。理解力不够,四五遍以后才有头绪。不过是让人上瘾的声音。
    主唱TOM不像星航JAMES的声音那么有穿透力。却有缓慢打开灵魂的柔韧。
    开场大西洋英伦味十足。A bad dream是最能入耳的。旋律深沉有力。crystal ball铿锵直接。这是张丰富的专辑。
    后来注意到Hamburg song是正坐着公车。武汉的初夏已经超级热。阳光穿透云层穿透树的枝桠又穿透车窗,却落得我满心冰凉。明明是那么温醇的声音。然后回忆辗转而来,温暖忧伤,然后大爱。
    不是《hopes and fears》不好所以没有提及。其实第一张的确精致。也许深海之音给的印象太深刻。
    有人说Keane还存在着。这不是危言耸听。爱不爱和名气没有直接桥接。
    我没有钱买原盘。我只能买引进版。真叫人沮丧。

    这么着急说。是因为我要换音乐了。要说别人了。得有个交代。不能老这么懒呐~可是原来满肚子话就说了这么点……

    不能这么花钱了不能这么花钱了不能这么花钱了我是穷人我是穷人我是穷人我是穷人……可是看到爱的CD还是会高高兴兴打开钱包烧钱~我是白痴我是白痴我是白痴我是白痴……

     

    还是要说一下,陈奕迅的新专辑相当赞,虽然我没打算买。

    一点钟下了班肚子饿去麦当劳买吃的。点完等的时候发现最近麦当劳的儿童套餐送的熊熊屁屁好圆好软啊,于是我就很猥琐的在那里柔嫩了那个熊熊的屁屁很久……
    嗯。
    “生活~生活,会快乐也会寂寞,生活~生活,明天我们好好的过。”

    咧。说了半天keane竟然还是用了张悬的歌做结尾。

  • Tag:
  • 最近因为寝室空调坏掉一直住在音乐台的姑娘们的寝室里。她们都劝我平稳交接了算了,以后就搬去她们寝室别回去了。后来我越发过分的开始落东西在她们办公室,从我不离手的电蚊香到我不离手的水壶再到我不离手的CD机...(话说你这叫不离手吗?)呵呵。我很大头虾嘛。

       某天和姗姗和娴娴窝着聊天。那天姗姗听说自己进省歌的机会已经完全失去了,心情格外沮丧。看过姗姗的毕业演唱,连礼堂的管理都说这是他这么多年见过的最棒的女高音。姗姗可以把高音唱到high5.什么是high5呢?就是第三个八度的5.尽管生活里这个女孩子有点小颓废有点不拘小节,可是在舞台上却是光芒万丈的!跳音和滑音唱得无比自如,我和娴娴看得目瞪口呆。我问她以前怎么不这样的怎么不那样呢?她只是叹口气,很多事情,不像想到那么简单的,而且,都过去的事情,不好说了。

       这个女孩子唯一的mypace就是歌剧。从前能天天练声的时候觉得在舞台上就是幸福,而现在她说每天能在家里练声都觉得幸福。我听在心里无比悲凉。我说她可以参加歌舞剧团或者去赶场,只要能唱不都是一样的吗?她好认真的告诉我,那是不一样的。后来看了她的毕业音乐会就懂了,本来是身穿礼服站在钢琴旁,伴奏老师是自己熟悉且默契的,观众是为了听自己歌唱而来,接受这些注视然后散发光华...如果抛弃了所有的只是赶场,这中间的落差是巨大的,该有多强大的心才能慢慢承担起来啊。姗姗坦言她很拒绝很排斥,歌剧是高雅的,拒绝一切俗落的形式。我想我能够理解,就好象我那么拒绝商业插画。

       某天下了班实在太饿就过对面吃宵夜。带着耳塞听马友友的电影琴缘。暖风吹来胸腔里潮起潮落。写这些曲子的耶尼欧,是怀着怎样的胸怀度过这漫长的人生呢?那些曲子温暖明亮,仿佛跃入星群,又仿佛沉入海底,有种潮湿的幸福,又有种明亮的悲伤。马友友的演奏深情优雅,大提琴果然是最浪漫的。姗姗说她也很爱大提琴,可是见到低音谱表就晕菜了,她说她那时连高音谱表都记不全。呵呵。不过她说以后有条件还是想去学大提琴呢。我只有默默祝她心想成真啦~

     

       看电影。一个人。

       一直没有太值得期待的电影上映。听人说密码疑云还不错。结果看的我冷汗频频。全是bug~某些镜头又过于做了。所以当天觉得十分郁闷就马上又去看了飓风营救。吕克贝松还是不会让人失望的……至少不会让人冒冷汗。90分钟的电影却相当紧凑,充满了吕氏的暴力美学和节奏感,毫无拖沓一气呵成,看到看客们觉得90分钟眨眼就过去了而心中余情未了呵呵~

       一个美国前特工,一个廉颇老矣的父亲,一个杀人跟切菜似的追凶者,为了避免他那被人口贩子抓走的女儿沦落成妓女,从美国到巴黎,一路杀杀杀,最后父女俩高高兴兴地回了家。

       豆瓣里有人说的很好“看到NB老爹神挡杀神、佛挡杀佛,乱刀剁蒜式地宰了一个又一个坏人,我丝毫没有涌出任何人道主义的怜悯,也全然忘了这些被宰的人的妻儿老小。当NB老爹怀着满腔怒火,对着把拍卖妇女纯粹当成养家糊口饭碗的生意人,发泄似的连开三枪,我连眉头都没皱一下。 ”不。我皱了一下。因为真过瘾啊。

       “这样一部片子你能想到的东西很多:亲情的伟大和无力、国家利益与个人的牺牲、政治的黑暗、官匪一家、移民问题的双刃、感情的弥补和救赎、甚至老年人性能力考……很多很多。但是你得明白,这是一部动作片,它根本不打算同你探讨些什么,只是希望你过瘾。过瘾就好,其余都是点缀。”

       不过唯一的遗憾就是这片子太一边倒了。神挡杀神佛挡杀佛那就是WOW里60代的SS啊!!只有在最后打BOSS了咱们的神勇老爹才挨了一刀子骨折个一只胳膊,不过好歹宝贝女儿不抛头不露面的揪人心,咱就觉得老爸这么神勇是理所当然了。。其实我见人被扎到肚子就会觉得超疼就会担心人家的肾,所以一直觉得WOW里贼的肾击很毒……(你这个没常识的,不知道肾在后面咩?)

       上周又去看《纳尼亚传奇2-凯斯宾王子》。这真是部奇怪的电影。

       见很多爸爸妈妈带着小朋友去看,我实在是不建议的。主角们都是十几岁的孩子,还真是杀人不眨眼哇,一箭射一个,一刀砍一个,哇塞,英国小朋友们都这么神勇咩?若要归到成人魔幻里去,情节又过于小白了点。总的来说比第一部差远了,虽然第一部就发了奇怪的芽。。虽然也是偶尔冒冒冷汗不过总的还好,两个半小时还算紧凑不会睡着~唯一让我记住的,是最后女主角和凯斯宾终于分别,我心里想要是我就不走了。。唉唉,果然还是看不得分别。。不过值得留意到是这片子音乐实在是很赞的!

       还有一张票。考虑和冬冬再看一次飓风营救?还是留到20号看功夫熊猫捏?

       哎呀呀,还挺幸福的。

  • Tag:
  •    突然和朋友说到男人都是肉食动物,因为爱肉,所以贪恋女色。
       而我这么色,难道是因为曾经爱肉?
       为什么说曾经。。是因为最近都吃得比较素淡。。。为什么念佛的人必须吃斋?
       恐怕不光是因为吃肉是杀生吧~大概佛祖也觉得,爱肉的人,必定恋色,眷恋红尘的。

       去佳佳家吃饭,她男友来看她,佳佳手艺还这么好,充满浓浓人间烟火味,我真是吃食堂吃到快失去味觉了。
       陪佳佳买菜的时候一个劲地和她唠叨:你说外国人怎么会幸福呢?他们每天就汉堡汉堡汉堡,特别是美国人,哪像中国人吃得这么花样繁多~人活着不就图了张嘴么?我们能吃这么好多幸福啊!!!……然后佳佳瞪着我:你在和谁说这些呢?!我禁声。忘记了,敏感话题。
       佳佳你有我们这些能够欣赏和感受你的手艺的吃班子一样幸福。

       最近武汉非常冷。阳光出人意料地灿烂,和着凛冽的风真有点北国的错觉。
       只是小睡一会,睁开眼睛太阳就已经落山。也好,反正已经不大习惯阳光了。
       睡前看着柜子角落里有一小块名灿灿的光,看了好久才敢相信是阳光。武汉的冬天很少有这么好的天色。
       冷空气南下,把阴郁天色都吹跑了。
      
       要说,BreadTalk的法国家乡面包味道真好。
       佳佳说,做料理是要诚意的。所以佳佳做的料理很好吃,因为很细致。真是很有体会。
       同样的面包,BreadTalk的要比仟佶还贵些,已经觉得仟佶的面包很好吃了,但是BreadTalk真的还要赞许多。同样的包,为什么,入到口中的感动和满足就那么不同呢?
       BreadTalk开在量贩旁边,面包师在透明的玻璃橱窗里工作,你如果很闲的话,可以在旁边看着那些云朵样的面包如何长成。整个量贩的入口出都弥散着面粉的香味,诱惑路人走进去看看,当然,大多数人真的只是看看。可能大家也像我一样觉得,这么贵的面包,吃着没什么必要。
       可是很美味。每一种包,诚意都很足。
       诚意,是很有必要的。任何事情都一样。

       航姐还在武汉的NAMCOW的时候,常常会拿慕斯和面包给我们来吃。
       仟佶的糕饼,也都是那个台湾的老师教来做的。吃过他做的慕斯,非常美味。和橱窗里卖的不一样。
       特别喜欢那个奶油提取咖啡口感的三角慕斯,后来却没有在仟佶见到。他说融入感情的慕斯是让人感动的。
       我其实没觉得有多感动,只是觉得很好吃,又不要钱。于是一晚上吃了一整盒……大概六块的样子。。航姐在旁边用巨无奈的表情看着我。
       说起来,航姐在上海,也很寂寞。
       食物,可以让人心安。因为胃袋在很靠近心脏的地方。当心房空旷的时候,胃袋的满足也可以让心不那么难受。
       但是,食物始终只是给胃袋的,心还是很饿。

       早晨就着凄冷的风,穿着睡裙光着腿只披了件外衣就跑出门洗澡。
       突然开始想,是不是很多人,都不愿对一段本不能接受的感情放手,只是因为太寂寞了。所以,至少,还想稍微占有一下一段不太想要的,但是被硬塞入手中的情感。可是,知道迟早会丢掉,还是不忍心把话说绝了,就这么在两双手间兜兜转转,消磨空白的生命。
       暧昧,也是一种温度。如果双方都需要的话。

       可是,毕竟,还是和食物一样,入不到心里。治标不治本。

  • Tag:
  •     在武汉的第五年。
      
        从直播间里出来,已经快要立夏了,春暮夏初独有的温热气息叫人舒服的喘不过气来。在武汉的第五个年头也已经过去了一大半。
        尽管我总是说多么不喜欢这个城市的浮躁,多么怀念北方干燥的春季和澄明的天色,可是从北方回到这个城市,身体却莫名的舒适。潮热、温润,都令我舒适。习惯可真可怕。
        我开始习惯这个城市的节奏。状态。气氛。甚至语言。
        夜色里氤氲着水气;人们用吵架的方式讲话却不太着急;有各色美食也有好看的衣服,虽然都不便宜;这个偌大的城市因为熟悉而使每一方寸都变得弹指可触,我开始在心里用第二故乡来称呼这里。每当夜气侵入皮肤,这几年当中的丝缕记忆便也会翻江倒海汹涌而来。
        大学时光,迷茫或者执着,简单然后陷落,夏夜阳台上滴落的水,皮肤上微凉的泡沫,明媚的笑和清透的泪,发烫的席子粘着皮肤和汗水,台扇吹不走高温,时间如飞针走线,坐公车晃过大半个城市,新鲜张皇着却终于处变不惊。。。都因为习惯了。

        20天的假期过得像一辈子似的漫长,和朋友说下了火车的一刹那仿佛人就活了过来,回到熟悉的生活节奏了原来这么令人舒服。虽然,虽然,吸引我的城市有那么多,不过当我有一天真的要离开这里的话还是会非常非常舍不得吧。人一旦舍不得,心里就会疼,会狠狠疼那么一阵子的。不过好歹,城市啊生活啊什么的,和人类不一样,如果你爱它,它也会给你爱,所以,总是疼的轻些吧。
        和月聊天,说起疼。
        我曾经多么勇敢张扬的说,让疼痛来的更猛烈些吧!可是呢,可是呢,可是人啊,总在坚强的时候以为什么疼都不惧怕,可真疼起来才发现其实真的挺难耐。月说在面对某些事情时,总是难以保持理智的。
        突然很感慨,是啊,我们得蜕变多少层,挣扎多少次,才能真正什么都不畏惧呢?
        比如因为习惯了一个城市而放弃流浪的自由吗?还是比如习惯了一个人的守望而爱上他却因为怕疼就却步呢?
        唉,人啊。总是不满足,总是学不会珍惜,总是不够了解,也总是不懂。

        我发现已经不能像从前一样坚守着某种信仰而使目光始终从容。自己的心情和行动总是一再地击败自己从前所有坚信着的。连自己都和了解以及想象的不一样。

        原来我这么害怕。
        原来我依然,什么都不懂。

  • Tag:
  • 那些简单清澈的,终将污浊。
    那些奋力执着的,终将幻灭。
    那些曾经所爱的,终将舍得。